零次

固有属性弹丸厨,王源饭,最近入了型月教,沉迷帝妃,沉迷天草,哑舍葫芦党,花娘梅安厨。

【红三】海潮明月 序章

一万三做了一个梦。
梦到他抱着那个仙人指路,站在不熟悉的海边。浪花卷过去拍打着他的脚面,他踏着贝类动物的残骸向海里走了几步,双眼望着远方的海天交界线。
朦胧中,一艘货轮自小而大地进入视野。货轮并没有驶向他,而是驶向更东部的港口……
货轮渐渐消失在眼前。一万三抬头望,只看见满月的光辉寂静无声地落在沙滩上……
“咚咚咚!”
一万三掀开了眼皮,手忙脚乱地往身上套衣服,然后冲着门外喊:“就来了就来了,跟个催命似的!”
门外的人略带讽刺地说:“你看看现在几点了吧。怎么,还是放假的小孩子需要家长教你什么时候应该起床?”
一万三翻了个白眼。他打开了门,发现果不其然第一眼看到是木代冷笑的脸。他把准备的说辞一股脑儿地说:“小老板娘,我那一万三千块的债务应该还清了吧,现在在酒吧里打工已经不再是义务了,再加上我有了新的经济来源,打工已经是兴趣活了……”他的话到这里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木代已经抡起了拳头。
他老老实实闭嘴着走下了楼。
大家都好好地坐在那里,摆着的几碗粥已经不再冒着热气,但却一口都没动。一万三略带歉意地看着笑盈盈的霍子红,他知道是霍子红要求大家等待他一起吃饭。炎红砂和曹严华聊的不亦乐乎,罗韧则是用柔和的目光望向了他的身后的木代,脱单人士的爱情光芒几乎要闪瞎了一万三的眼。
“三三兄!”是曹严华最先招呼起来,“刚才又一家出版社的编辑来了!”
“真的?”一万三喜笑颜开,丝毫没有刚刚面对木代的愁眉苦脸。他一把拉开椅子,身子凑过去,迫不及待地问:“具体情况说来听听。”
然后曹严华就开始眉飞色舞地还原了当时的场景。一万三内心得意地不行,但表面上还是故作淡定。就在他们以自身为扣封印了七根凶简之后,一万三把为了安慰曹严华的那篇讲述山鸡曹解放的故事的漫画上传到网页。没想到小火了一把,每天有粉丝催促更新。一万三趁热打铁,把自己的游历改成了小说,也许是作为多年文艺青年的优点被发掘了,小说更是大受好评。虽然有被指出不足之处,但总体上还是瑕不掩瑜。而曹严华口中的编辑,就是纷纷看中了一万三的小说,打算和他商量出版发行的事情。
一万三扫了一眼,发现炎红砂坐在一边无精打采地用勺子搅着稀饭,显然没休息好。他随口说了一句:“怎么?二火妹子,昨晚追哥的小说追到太晚了?没睡好?”
炎红砂听闻此言,立刻坐直身子反驳道:“谁要追你的小说?!少自恋了。我就是单纯地睡不着。”她的眼睛始终看向另外一边。
一万三想了想,他敏锐的洞察力让他发现了真正的原因。每个月的这一天炎红砂雷打不动地去银行,大概是为了还那些债主的钱。但是三十万的数额,可是比他欠的还多几十倍啊,就算有酒吧和饭店那边的两份钱可以拿,也是杯水车薪。
一万三知道炎红砂一个人承受着这些很辛苦,即使她不是那么容易被困难打败的人。于是他拍了拍她的肩膀:“二火妹子,哥可是飞黄腾达的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就和我说,一定罩着你。”这两下拍的并不很重,但好巧不巧地让炎红砂噎住了,她憋红了脸咳嗽了好几下,然后没好气地甩开他的手:“不需要!”
吃完早饭后又是寻常的工作,一万三半个身子瘫在吧台上,只有美女来的时候会打了鸡血一样亢奋,不停地冲她们抛媚眼,直到被木代揪着耳朵教训了一通。
傍晚的时分,一万三看了看挂钟,差不多点了,他坐了一天腰酸背痛,见到可以休息立马就冲出去了。
现在他在酒吧里打工都是有时间段的,张叔对他散漫无边气的吹胡子瞪眼,却也无可奈何。而霍子红则是很宽容,木代早就习以为常,刚过继来的炎红砂又不能“得罪”这位教她做咖啡的师父,一万三觉得自己总算可以扬眉吐气了。
当然,一万三认为自己并不是瞎逛,他就是去浑水摸鱼也要找个正当借口——这次是因为去娉婷的新画室。
自从娉婷清醒后,一万三和她的关系就变得扑朔迷离。他也无法具体形容这种感觉。坦白说,虽然表面上只是不咸不淡地偶尔搭几句话,说对她有爱慕之心言之过矣,但一万三始终无法割舍自己对她的关切之心。
他骑上新买的摩托车,一路飞驰。他无暇顾及路边可以看见的江边日晚,烟波满目。
而与此同时这美丽的风景被某个人的笔细细描绘着,最终定格在一纸画卷上。那是娉婷带着恬然的笑,手却一刻也没有停下。
一万三就是在这时进来的。他尴尬地用手擦了擦裤缝,缩在门口就是不进来。
“来了?”娉婷放下画笔,冲他展露了一个腼腆的笑,“……小江哥。”
娉婷已经把称呼成功地从“小刀哥哥”转成了“小江哥”。按理来说不再顶着别人的名字让他轻松不少,更何况被娉婷这样的美女亲密的称呼更是求之不得,但他只是没什么实感的摸摸鼻尖,含糊地应答了一声。
“我是来帮忙的……”
“谢谢你了!”娉婷露出了微笑,“那就帮我把这些新的画作搬到里间去吧。”
一万三点点头。他利落地行动了起来,走进了里间的那一刻他忽然皱起了眉头,目光锐利地盯向了屋子正中央墙壁挂的画。
那幅画上,有着夜空、明月、沙滩、海浪,还有远处模糊可见的轮船缓缓驶过。
左侧的崖顶上,站着一个人,俯视着这一切。
只一眼,就让一万三浑身冰冷,头皮发麻。不好的感觉顺沿心脉而上,又从血管中冲散到四肢。
他一声不吭地退了出去。
之后娉婷邀请他加入画室,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只是始终低着头。
……
另一头的“聚散随缘”酒吧,曹严华兜兜转转出了门口,就被人拦下了。
“哎哎哎,请问江照先生在吗?”
曹严华瞅了一眼,瞧出那是他早上看到的那位编辑,神情立刻就自豪起来了,他咳嗽了几下,说:“不在啊,我兄弟可是大忙人啊,你要见他可是要排队预约……”
还没说完,就被编辑打断了:“不好意思,请你转告一下,后两天我们主编亲自来谈,希望他能够约个时间。”然后报出了一串电话号码。
曹严华跑去拿小本子记下了,然后乐颠颠地问道:“这么重视啊?你们主编是什么样的人?”
“如果你是在叫刚刚的那个人,他已经走掉了。”张叔从街上拎了一大堆东西回来了,他顺口回了一句,然后径直走进了屋里。
曹严华顿感失望,嘟嚷了几句,也走进屋里头。
也不知道三三兄何时才回来……
tbc.
ps:这篇,总体走的是正剧向,我会把原作里没有填上的红三的梗都用上qwq,提醒下感情线中间不纯粹,可能会拆cp(但也是为了戳破红三之间的那层纸的铺垫)
之前那篇实在不带脑子……希望这篇我能好好写……

【花心生贺】来一发生日礼物怎样?

宅家全员都有,巨ooc,伪搞笑文








七点一刻的闹钟准时响起,我睡眼惺忪地坐起,将床头的镜子和梳子几下捞到手上,就这么一边梳理着我那闪闪发光的金发一边下床。
等到了梳妆镜面前,我朦胧的意识差不多就清楚了。刷牙洗脸涂护肤品一气呵成,然后花费十分钟来欣赏镜子里俊俏的容颜。
星星球头号大帅哥今天仍然亮眼。
一打开房间门,我便看到小心徐徐走过,他头也不偏地丢过来一句:“早。”
“早啊。”这夜猫子是不是又一整晚待在屋顶了?真是佩服他的精力。
大厅里,博士的机器人正给我们盛粥。他本人则是打开了电视对着早间新闻的桃子姐姐发花痴。见怪不怪。我吸了吸鼻子,庆幸早餐并不是甜心的管辖范畴,我还可以安稳地活过一个早上。
然后那些懒虫就陆陆续续起床了,其中开心是我咬牙切齿揪了耳朵才嗷嗷叫地爬起来。
“花心放手啊!!疼疼疼!”忽视开心的叫嚷,我尽量让自己的面部表情变得柔和,然后对着博士说:“人都到齐了,可以开饭了么?”
博士点点头,一阵手忙脚乱拉凳子的声音,大家坐在桌子旁围了一圈。博士把小勺子递给我:“花心,今天是你的生日。”
我点点头,本主角是不会忘记这个重要的日子的,我很怕他们玩一出假装不知道最后秘密惊喜的套路,博士既然已经说出来了,现在就不用担心这一点了。
果然,除了傻乎乎的粗心张大了嘴巴,其他人神色如常,甜心直接问:“花心,你想要什么礼物?”
“限量版的螺丝钉耳环。”我毫不懂推让地说。
“初中生不允许戴这些。”博士否决了我的提案。
“没错。非主流小饰品,护肤品什么的都算了吧。你知道一个男生天天比女生还在意这些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吗?上次我路上遇到小眼镜,他问我你这么臭美是不是gay……”
“噗——”对面的开心直接喷了我一脸的粥。啊,糟蹋了我的完美造型。粗心不明所以地来回望着我和甜心,小心你别以为我看不到你撇开头在笑!
“那是你们没有时尚概念,也不懂什么是潮流!”我故作激动地拍了拍桌子。博士安抚似地看向我:“好了好了,别逗花心了。生日礼物我们几个等下再讨论吧。”
哼。
我重新花了十分钟整理自己的造型,然后潇洒自如地走出家门。
前不久新专辑发布,粉丝的签售会安排在今天,我需要老老实实地从早上坐到下午。天哪,这可真惨。主角矜贵的身子可经不起这么折腾。
于是我坐在那儿面上露出职业性的笑容,内心却疯狂吐槽着。我最开始只是个超人明星,现在却变成超歌影视四栖艺人,闹哪样?
犹记得让我变成“四栖艺人”的契机好像是某天某导演找上门,百般请求要我拍一部宣传保卫家园崇尚和平思想的电视剧。可是拍着拍着我就发现不对劲了。
“——花心,这里你要露出邪魅狂狷的笑容,然后用霸道的语气说一句‘你这是在玩火’。”
“……为什么打个怪兽都要说这种迷之台词?”
“哎呀不要管那么多啦,好好拍就行了。我才是导演,论拍戏比你半吊子专业多了。”
“……”过河拆桥差评。
拍出来的效果是惊人的,本主角的电视剧红遍了星星球,顺便又吸了一波粉丝。但是我却一点儿也开心不起来。因为那段时间博士宁愿牺牲每晚看桃子姐姐的时间给大家放那个令人羞耻的电视剧。
“哈哈哈哈哈哈甩一滴眼泪就普度众生这是哪里的汤姆苏设定——”这是开心笑的在沙发上打滚。
“啧啧啧真是槽点满满。”甜心大佬居然还摸出一本笔记本记。什么《黑历史全集》……
粗心也一脸无辜地笑着。
“噗。”等等小心你居然也忍不住笑了好啊沉默寡言面瘫脸人设要崩了!!
从那以后,各路神魔都跑来找我,理由都是“为了弘扬星星球主流价值观,需要你小小的一份贡献。”好冠冕堂皇。
我呵呵。
但是由于经济公司的合约并没有办法拒绝。这么多破事儿轮番轰炸完之后我已经几乎忘了我本职是个超人了。
回忆杀结束。好了这真不是一段令人开心的记忆。
签售会快收尾了。我蔫蔫地垂着头,看着最后交上来一叠邀请函。照例先把灰心星球那个不懂得欣赏本主角美貌的星球的邀请函丢进垃圾桶,然后一个个粗略地扫了几眼,回应了几个不与行程冲突的邀请,差不多就可以走人了。
那帮家伙……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呢?不由得小小期待了下。
不远处宅家灯火通明,我把双手插进裤兜里,面上扫清一天积累的疲态,颠颠地踢着路边石子,游荡回了家。
“生日快乐!”甜心首先看到我,这时候她正在厨房里捣鼓什么,脸上沾满了面粉和奶油。
“等等——”我领悟到了什么,“你是在做蛋糕吗?”
好吧从甜心那双诉说着“是啊是啊快夸夸我”的眼中我看穿了一切。我叹了口气,温和道:“甜心啊,你做菜水平已经进步非凡了。”
这是实话。从生化武器到只是普通的难吃跨越了一亿光年的距离,坐星星球最快的飞船有生之年也到达不了。
甜心又换了一种眼神“我就知道你懂我”,我不紧不慢地接着说:“但是啊,我也很喜欢做菜,水准却至今毫无长进。所以我要发奋图强——就从做生日蛋糕开始,你能不能满足我微不足道的心愿呢?”说罢配上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
啧,我真唾弃我自己。
但我说的这几句也是实话。就像考试考一百分的人再无上升空间一样,身为星星球全民男厨神的我已入独孤求败之境,再厉害点我岂不是可以单凭厨艺称霸全宇宙?
最后在甜心“真遗憾啊但还是尊重你的意见”的目光中我面不改色地接替了她的位置。搅拌了两下。
但是我后悔了,本来大不了我等下不吃蛋糕了,为什么要在累的要死的情况下跟自己过不去。
但见银光一闪,我的身边突然就多了两个人,一左一右地帮我端起厨具,我左瞥右瞧,心下了然地望向了厨房门口。小心倚着门框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盯着我。
“额……谢谢。”这家伙观察他人还是这么细致入微。
“先去休息吧。”他说。
我走出去几步路他又补了一句:“待会上屋顶。”
……好家伙。今年的套路在楼顶么。
好吧,如果让我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我现在一定反悔的。
除了粗心以外大家都在屋顶上,包括一整天扮成魔方的伽罗。他朝我略一点头,露出笑容:“生日快乐,博士和粗心准备了一天的礼物,马上就好了。”他旁边站着的是小心。小心这回只是将双手环绕胸前,什么话也没说。
开心站在屋顶的另一角生龙活虎,甜心拦着他的脚步不让他掉下屋顶;博士坐在相对中间的位置,朝着天空比划着什么。偶然瞥到我来了,就拍拍身边示意我坐过来。
我走了过去。
始料未及。
我还没理解到发生什么,就像炮弹一样弹射出去了。然后我在空中飞过一条诡异的弧度,身边炸开的烟花在我耳边嗡嗡作响,我最后完美地挂在了一棵树上。我知道我帅气的服装一定满是刮痕,头发也变成了比烟花炸得更璀璨的爆炸头。
一定是粗心又装错了装置,我冷漠的想。
2017年的生日真是非凡的一天,我清楚地记得那天和蝉鸣声作伴,在东南边的树林上挂了一整晚。
这样的生日礼物明年请万万不可以再给我来一发。
完。
ps:哈哈哈哈生日还要黑二花一波的假粉就是我。因为来不及了没修就先放了,周末回去慢慢修……

一个想法

一万三回来以后大概是成为一个作家+插画家,根据自己骑行大半中国的经历写了日志并且配图,顺带更新一点儿曹解放的漫画,然后莫名就火了……走上人生巅峰,被白富美(你懂的)迎娶23333

【红三】连载咖啡故事(二流作家三x咖啡店长红)

原作梗微改,非原作背景设

一万三坐在咖啡店的一隅,打开了手提电脑,不紧不慢地打字。嘴巴里叼着根吸管在转啊转,不时地吸着杯里的咖啡。
炎红砂坐在柜台附近,偶然看到角落里的这个人,不由得嗤笑出声。从来没有见过有人会采取喝可乐的方式来喝咖啡。自己当初究竟是怎么瞎了眼才对他抱有好感的。
她想起了一万三第一次刚到店里,那个时候他穿着皱巴巴的衬衫,戴着一副文邹邹的眼镜,寡言少语,长相帅气,俨然一副温和有礼的书生的形象。简直戳中炎红砂的少女心。于是不管不顾地上前勾搭,结果一开口,美好的人设就开始哗啦啦地宛如碎石一般崩塌。
炎红砂永远忘不了,一万三抬起眼皮子瞥了他一眼,用那种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语气说:“怎么,老子很好看么?”
炎红砂转身掉头就走。一万三耸耸肩,继续在自己的电脑上敲敲打打。这不能怪他,那个时候一万三正在艰难地卡文着,心情不好所以连要做出个暖男的假面都懒得做。
炎红砂记仇甩他脸色,一万三却视若无睹地进入咖啡馆,每天风雨无阻。炎红砂冷眼坐在那里,看他像个精分患者一样对着不同的人切换自己的性格。

【红三】红三攻略计划01

大概是欢脱向,与原作稍稍有些出入。

霍子红早些日子明确对罗韧放话:“什么时候红砂找到固定对象,什么时候木代和你结婚。”
霍子红满面狡黠的微笑挂断了电话。房间里充斥着红三二人斗嘴声。
罗韧满脸冷漠地放下电话。郑伯和娉婷站在他身后一言不发。
罗韧也很绝望啊,我能咋办?
订婚仪式来来回回搞了三次,民政局门口游荡着反反复复又是几番——然并卵,还是不能结婚。
罗韧坐不住了。
他联系了木代。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罗韧、木代、曹严华三人正襟危坐。而曹解放则是迈将军步伐走进来,一声“呵哆啰”还没出口,就被曹严华眼疾手快地捏住了嘴。
“解放啊,我们在开会,先别叫哈。”
曹解放不满地扭动了它的头。然后站到墙角去了。
罗韧:“大体情况你们都知道。”
木代、曹严华说:“是的。”
罗韧:“当下第一目标是帮助红砂找到男朋友。”
木代、曹严华:“是的。”
罗韧:“你们觉得撮合谁最好?”
曹严华:“明摆着。我们五个人,除了二火妹妹,小罗哥叫了我们仨来,说明……”
木代:“一万三。”
三个人一副“达成九二共识.jpg”的表情,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确实,如果要给炎红砂找男朋友,没有人比一万三更适合。
木代:“但说实话,我一直觉得他们之间是有擦出不一样的火花的,但是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罗韧:“没关系,总会找出来的。”
曹严华:“为了妹妹小师父的终身幸福,我也会努力的。”
曹解放:“呵哆啰——”
于是,凤凰五人小组中的三位连带着一只鸡,背着另外两位,悄咪咪地组建了一个微信群。微信群名就叫做“红三一生推”。

一万三总觉得最近背脊发寒。
他频频收到了来自木代诡异的凝视,吓得他低头装作擦杯子并且仔细动用脑子飞快地想了想最近是不是犯了什么错,既没有用假酒换真酒也没有勾搭纯情小女生,难不成是天涯发的八一八贴被发现了?
她朝我走过来了。要完。
一万三露出了平生最真挚的笑容:“小老板娘,我……”
木代温和地说:“一万三啊。”一万三抖了一下。
“我要点杯咖啡。”
“……哦。”切。原来只是点杯咖啡。
“拉花要三个字,你真美。”
“……哦。”八成又是为了和罗韧换着新花样呗,切,小情侣心思。
一万三熟练地做完这一系列动作。木代带着这杯咖啡,走到其中一桌,放下。
炎红砂抬起了头,木代微笑道:“有个帅哥刚刚指定要送你咖啡。恭喜哦。”炎红砂瞪大双眼,发亮的眼神盯着咖啡,她此时也不在意这三个字像是轻浮的调戏了。满脑子:居然有帅哥看上我么??!
“帅哥走了吗?”
“好像是。他说以后还会再来的,说不定下次可以见到。”木代面不改色地说出编造的情节。
不远处吧台的一万三突然想打个喷嚏。
木代内心:第一步,计划通。悄悄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
tbc.
红三大法好!!!我知道这篇其实挺扯淡的但是我还要写,控制不住自己……

看完七根凶简,心里憋得慌……

我超喜欢一万三和二火啊,偏偏到最后也没有明确的恋爱flag,然而cp糖又疑似发的很多……什么连载咖啡,一起待在树上整晚,还有活埋被救那次,交通警察那次……还有一万三给“失恋的”二火当心理咨询师……结果连番外篇都没正式在一起?!明明就是一对,但是还没结果感觉好气哦……

说好的水火天生一对呢?

果然fa十二集就开始争论天草了

天草作为一个多面性的人物,挖掘点很多的,所以我才这么对他感兴趣这么沉迷他qwq反正估计后头一堆天草黑呀的我已经看开了

虽然生日已经过了两个月,据说大佬订礼物到运过来一共五个月233333但是最原厨表示吼开心啊!!!今天送给我,大佬我爱死你了!!(反正悄咪咪地说这些大佬也不知道hhhh)

黄少天生日快乐!

烦烦生日快乐!!!我喜欢上烦烦的路程比较曲折吧……因为当时被安利看全职小说的时候没有怎么喜欢,后来看动画又没喜欢……后来终于某一天非常意外的突发奇想去重温全职那段,终于算……算入坑了吧……叛变到蓝雨庙了qwq(喻队也好苏啊……)
没啥就是……一个小透明的自言自语……嗯

宛如zz般的画,一张梅安,这个小梅颜色不对我是知道的23333